小编国古板草原畜牧业亟待觅路突围【永利皇宫463登录】 – 安卡拉农业农村音信网

  农区畜牧业是全西藏自治区畜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畜牧业发展的战略重点,本文将为大家介绍西藏农区畜牧业概况,包括西藏农区畜牧的基本情况和西藏农区畜牧业的特点。

据新华社信息呼和浩特10月14日电(记者任晓刚 殷耀
贾立君)我国草原畜牧业历史悠久,经历了数千年的变迁,改革开放以来,草原畜牧业取得了长足的发展,牧区群众生活有了很大改善。但由于受到人口增长、生态环境恶化、经济基础薄弱等因素的影响,我国草原畜牧业距离现代畜牧业还有很大差距。就整体看,我国牧区草原畜牧业传统落后的生产和经营方式没有得到根本改变,草原生态破坏严重,牧区群众生活仍很贫困。我国传统草原畜牧业亟待改弦易辙。
--草原畜牧业的发展现状
我国是一个草原大国,拥有天然草原近60亿亩,占国土总面积的41.7%,居世界第二位。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全国各地牧区贯彻落实了“牲畜作价归户、私有私养”以及“草场承包到户五十年不变”等基本政策,截至目前,草原承包经营制已经逐步落实,全国已落实草原承包面积三十多亿亩,约占可利用草原面积的70%。这些政策的落实,极大地解放和发展了牧区的生产力,充分调动了牧区群众的生产积极性,有力地促进了牧区和畜牧业经济的全面发展。
新疆是我国五大牧区之一,2004年末,牲畜存栏5170万头只,比上年增长2.9%;出栏3946万头只,同比增长10%;肉类总产127万吨,同比增长10.4%;牛奶总产140万吨,同比增长23.4%;绵羊毛总产8.2万吨,同比增长5%;山羊绒总产1250吨,同比增长9.5%;畜牧业总产值179.7亿元(现价),同比增长9.9%。畜牧业占农业总产值比重达30%,农牧民畜牧业人均增收102.3元,畜牧业已经成为新疆农村经济中的支柱产业。
青海省土地面积72万平方公里,其中牧区面积占总面积的96%以上。2004年底,青海省存栏草食牲畜2216.54万头只,比1949年增加了1468.24万头只,增长近3倍;肉类产量达到24.8万吨,增长10倍;奶类产量24.1万吨,增长了近5倍;羊毛产量达到1.77万吨,增长4.1倍。当年全省畜牧业产值46.5亿元(现价),占农业总产值的比重达到53.66%,在全省农村牧区经济总收入中占33%,畜牧业收入占牧区经济总收入的71.3%。
与新疆、青海一样,内蒙古、西藏、甘肃等省区的畜牧业也取得了很好的经济效益,占农业产值的比重逐年升高。据统计,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畜牧业综合生产能力有了很大提高,畜牧业实现了超常规、跨越式发展,占农业产值的比重不断加大,由1980年的17%增加到2003年的32%。
在畜牧业经济总量不断增长的同时,牧区基础设施建设、动物防疫、抗击自然灾害能力等方面也有了显著提高,70%以上的牧民实现了定居。
--生产经营方式落后
就整体来看,我国牧区草原畜牧业传统落后的生产和经营方式还没有得到根本改变,距离现代畜牧业还有相当大的差距。
产业结构不合理,区域布局的优势没有得到充分发挥、畜牧业产业化整体水平低,龙头企业市场开拓能力不强、畜牧业发展的科技含量不高,牲畜良种化低,饲养和管理水平落后、基础畜牧兽医草原科技服务机构不健全,从业人员素质不能够满足发展现代畜牧业和生产实际的需要、观念落后,思想解放程度不高,长期以来形成的计划经济思维定势等种种因素严重制约草原畜牧业的现代化进程。
据了解,我国草原畜牧业生产尽管已经出现了反季节销售、发展羔羊经济等一些有别于传统生产方式的经营模式,但多数还停留在粗放经营、靠天养畜阶段,投入低、产出低、效率低的“三低”现象仍然普遍存在。内蒙古呼伦贝尔是我国草原畜牧业的重要地区。据统计,这一地区的草场平均每亩产出仅为13.3元,扣除成本仍不足发达国家的40%。在西藏、青海等高寒草原地区,草原产出率更为低下,每亩草场的产出甚至不足10元。
由于在全国经济总量中所占的比重很小,草原畜牧业长期以来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对草原的投入不大。据了解,2000年以前,我国投入在草原上的资金平均每亩每年仅有0.02元。2000年以后,国家加大了对牧区的投入,几年间先后共计投入75亿元,先后实施了天然草原植被恢复与建设、牧草种子基地、草原围栏、退牧还草、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草原生态建设、育草基金、草原防火、草原治虫灭鼠等建设项目。但尽管如此,每亩草原的投入也仅有1元多,这使得草原基础设施建设严重不足,缺乏畜牧业发展的根本保障,一些地区在遭遇自然灾害时难以抗拒,无法走出牲畜“秋肥、冬疲、春死亡”的窠臼。
产业化是农牧业现代化的重要标志,目前我国牧区的畜牧业产业化水平仍然十分低下。
总体上看,我国经济市场化的程度还不高,而农牧业市场化的程度又滞后于经济总体市场化的程度。2002年我国农牧业市场化程度在50%左右,低于经济总体市场化程度5~10个百分点,而地处偏远的牧区市场化程度更为低下,土地、资金、劳动力、技术等大部分生产要素的流动还处于一种自发状态,缺乏优化组合,严重影响着农牧业产业化的进程。
内蒙古是我国牧区农牧业产业化进程相对比较快的地区,目前内蒙古农牧业产业化龙头企业销售额过亿元的有38家,过10亿元的仅有5家。2004年,全区农畜产品加工企业销售总额为500亿元,只占整个工业销售收入的1/6。产业化辐射带动面还很小,农畜产品的加工转化率不足40%,产业化经营所带动的农牧户也不到40%,在产品加工中,初加工、粗加工产品多,缺乏精深加工。产业化的重要环节不紧密,龙头企业、基地建设、中介组织和农牧户这四个环节之间缺乏有机的联系,产业化的组织化和市场化程度不高。
从全国牧区来看,产业化发展不平衡的状况更是明显。兰州大学教授聂华林认为,西部农牧区,特别是西部牧区社会发育程度极低,很多地区至今没有明确的社会分工,仍然停留在原始的自然经济状态。西藏自治区土地面积122万平方公里,其中草原面积近83万平方公里,占总面积的2/3,占全国草原面积的26%,畜牧业作为西藏地区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目前基本上仍处于粗放式经营的阶段,大部分地区的草场利用率很差,劳动生产率极低,牧业生产在很大程度上还是为了满足牧民自身生活的需要,在这种状况下发展产业化、建设现代化畜牧业,其难度可想而知,而这种状况在我国广大牧区绝不是个别案例。
--粗放经营导致诸多恶果
草原是牧区畜牧业发展的基础,也是我国国土的主体和陆地生态系统的主体,同时还是我国面积最大的绿色生态屏障。但是,由于自然和人为因素的影响,我国草原退化十分严重,不但破坏了维护国家生态安全的重要资源,也大大限制了畜牧业的发展。
据了解,我国荒漠化土地面积39亿亩,近80%发生于天然草原。我国是世界上草原退化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90%以上的天然草原不同程度地退化,每年还以3000万亩的速度增加。随着牧区人口增长,再加上长期以来对草原重利用、轻保护,重索取、轻投入,过分强调草原的经济功能,单纯追求牲畜数量的增加,导致了对草原的掠夺性经营,牲畜数量不断增加,草原负荷越来越重。目前我国北方草原平均超载36%以上,草原得不到休养生息,生产能力下降,超载过牧日趋严重。
人为破坏草原现象时有发生。五十多年来,我国曾出现4次草原大开荒,已有近3亿亩优良草原被开垦。近年来,一些地方又出现开垦草原的现象;一些地方借招商引资之名非法征占草原;一些地方乱采滥挖草原野生植物的现象时有发生;还有一些地方以退耕还林为名毁草植树。
另外,草原监理队伍薄弱。目前,全国县级以上专职和兼职草原监理人员6300多人,平均近百万亩草原才有1名监理人员。草原监理人员少,手段落后,许多破坏草原的违法案件得不到及时查处。这些问题的存在,严重破坏了草原生态环境,影响了经济社会的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
草原是牧区畜牧业发展的重要物质基础,也是农牧民增收的重要条件。目前,我国农民现金收入的20%来自畜牧业,牧区农牧民现金收入主要来自草原畜牧业。天然草原的生产能力日益减小,导致牧区群众的生产生活受到了严重威胁。
由于生产方式落后、生产资料遭到破坏、人口增长速度快等原因,牧区成为我国最为贫困的地区之一。内蒙古呼伦贝尔市的贫困状况调查结果显示,2004年底,该市4个牧业旗的5.8万多牧业人口中,尚有1.41万人没有解决温饱问题,其中还有2520人处于绝对贫困状态。虽然尚未解决温饱的贫困人口绝对数不大,但占到牧业总人口的25.2%,贫困发生率大大高于其他地区。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我国牧区的贫困发生率普遍很高,各地的贫困率都在20%以上。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总人口只有20多万,但贫困人口却达到了9.98万人,贫困率高达46%。贫困率的高发,使得牧区群众无力投资基础设施建设,只能固守传统生产生活方式,无可避免地走入了贫困—生态破坏—更加贫困的怪圈之中。
--畜牧业的出路在于产业化
聂华林认为,针对目前西部地区的现状,如何改变牧区传统的自然经济状态是当务之急,只有提高西部牧区的社会发育程度,刺激社会分工的形成,才能逐步走向市场化、产业化。西藏部分学者提出在高寒地区应当发展适合当地的“大畜牧业经济”,就是说,畜牧业经济应该是多层次的,不仅包括畜牧业的生产问题,也包括产品的流通、分配和消费问题;不仅包括生产中各项技术问题,也包括产前和产后的加工、销售等服务问题;不仅包括畜牧业问题,也包括与畜牧业有关的工业、商业等问题。发展这样一种大畜牧经济,要求各级政府必须转变观念,突破以往习惯的业务分工范围,着眼于畜牧业的全局,按照发展畜牧业商品经济的客观要求来组织专业化、社会化生产。逐步实现由自给型、半自给型经济向大规模商品经济转化,由传统畜牧业向现代畜牧业转变。
在具有一定基础的地区提高市场化程度,专家认为关键要抓好两点:第一,要建立和完善农牧业产业化经营中的市场机制。目前,牧区产业化经营的各个主体之间没有建立合理的经济联系,没有结成“利益共享,风险共担”的共同体,产业链还没有达到顺畅高效的要求。因此,要有效地整合产业资源,有效调节产业化经营过程中各主体之间的利益关系,充分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把产业化经营的各主体结成紧密的利益共同体。第二,要切实增强群众的市场意识。现今牧区群众的市场意识普遍比较淡薄,很多人还不懂得根据市场发展生产,这与大力推进市场化、产业化的要求很不适应。要加强农牧民的培训与教育,加强市场建设、市场信息体系建设,让牧区群众置身于市场环境,在与市场打交道的过程中增强市场意识。培养经纪人队伍,使其不断壮大,充分发挥他们闯市场的带头示范作用。
一些专家认为,农牧业产业化经营的兴起和发展,是继家庭承包责任制和乡镇企业异军突起之后的又一个重大创举。产业化是经营体制的创新。以“公司+牧户”、“公司+合作组织+牧户”等产业化形式,把一家一户的小规模牧民有效地组织起来,在更大的范围内和更新更高的层次上优化资源配置,使家庭承包经营与产业化经营相结合,形成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的新的联合与合作,减少牧民的市场风险。产业化经营改变传统畜牧业的生产经营方式,改变千家万户的盲目生产和分散经营,通过订单畜牧业等多种方式,避免分散的自发调整结构带来的随意性和盲目性,从而达到提高市场竞争力、提高整体规模效益的目的。

据新华社信息呼和浩特10月14日电(记者任晓刚 殷耀
贾立君)我国草原畜牧业历史悠久,经历了数千年的变迁,改革开放以来,草原畜牧业取得了长足的发展,牧区群众生活有了很大改善。但由于受到人口增长、生态环境恶化、经济基础薄弱等因素的影响,我国草原畜牧业距离现代畜牧业还有很大差距。就整体看,我国牧区草原畜牧业传统落后的生产和经营方式没有得到根本改变,草原生态破坏严重,牧区群众生活仍很贫困。我国传统草原畜牧业亟待改弦易辙。
--草原畜牧业的发展现状
我国是一个草原大国,拥有天然草原近60亿亩,占国土总面积的41.7%,居世界第二位。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全国各地牧区贯彻落实了“牲畜作价归户、私有私养”以及“草场承包到户五十年不变”等基本政策,截至目前,草原承包经营制已经逐步落实,全国已落实草原承包面积三十多亿亩,约占可利用草原面积的70%。这些政策的落实,极大地解放和发展了牧区的生产力,充分调动了牧区群众的生产积极性,有力地促进了牧区和畜牧业经济的全面发展。
新疆是我国五大牧区之一,2004年末,牲畜存栏5170万头只,比上年增长2.9%;出栏3946万头只,同比增长10%;肉类总产127万吨,同比增长10.4%;牛奶总产140万吨,同比增长23.4%;绵羊毛总产8.2万吨,同比增长5%;山羊绒总产1250吨,同比增长9.5%;畜牧业总产值179.7亿元(现价),同比增长9.9%。畜牧业占农业总产值比重达30%,农牧民畜牧业人均增收102.3元,畜牧业已经成为新疆农村经济中的支柱产业。
青海省土地面积72万平方公里,其中牧区面积占总面积的96%以上。2004年底,青海省存栏草食牲畜2216.54万头只,比1949年增加了1468.24万头只,增长近3倍;肉类产量达到24.8万吨,增长10倍;奶类产量24.1万吨,增长了近5倍;羊毛产量达到1.77万吨,增长4.1倍。当年全省畜牧业产值46.5亿元(现价),占农业总产值的比重达到53.66%,在全省农村牧区经济总收入中占33%,畜牧业收入占牧区经济总收入的71.3%。
与新疆、青海一样,内蒙古、西藏、甘肃等省区的畜牧业也取得了很好的经济效益,占农业产值的比重逐年升高。据统计,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畜牧业综合生产能力有了很大提高,畜牧业实现了超常规、跨越式发展,占农业产值的比重不断加大,由1980年的17%增加到2003年的32%。
在畜牧业经济总量不断增长的同时,牧区基础设施建设、动物防疫、抗击自然灾害能力等方面也有了显著提高,70%以上的牧民实现了定居。
--生产经营方式落后
就整体来看,我国牧区草原畜牧业传统落后的生产和经营方式还没有得到根本改变,距离现代畜牧业还有相当大的差距。
产业结构不合理,区域布局的优势没有得到充分发挥、畜牧业产业化整体水平低,龙头企业市场开拓能力不强、畜牧业发展的科技含量不高,牲畜良种化低,饲养和管理水平落后、基础畜牧兽医草原科技服务机构不健全,从业人员素质不能够满足发展现代畜牧业和生产实际的需要、观念落后,思想解放程度不高,长期以来形成的计划经济思维定势等种种因素严重制约草原畜牧业的现代化进程。
据了解,我国草原畜牧业生产尽管已经出现了反季节销售、发展羔羊经济等一些有别于传统生产方式的经营模式,但多数还停留在粗放经营、靠天养畜阶段,投入低、产出低、效率低的“三低”现象仍然普遍存在。内蒙古呼伦贝尔是我国草原畜牧业的重要地区。据统计,这一地区的草场平均每亩产出仅为13.3元,扣除成本仍不足发达国家的40%。在西藏、青海等高寒草原地区,草原产出率更为低下,每亩草场的产出甚至不足10元。
由于在全国经济总量中所占的比重很小,草原畜牧业长期以来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对草原的投入不大。据了解,2000年以前,我国投入在草原上的资金平均每亩每年仅有0.02元。2000年以后,国家加大了对牧区的投入,几年间先后共计投入75亿元,先后实施了天然草原植被恢复与建设、牧草种子基地、草原围栏、退牧还草、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草原生态建设、育草基金、草原防火、草原治虫灭鼠等建设项目。但尽管如此,每亩草原的投入也仅有1元多,这使得草原基础设施建设严重不足,缺乏畜牧业发展的根本保障,一些地区在遭遇自然灾害时难以抗拒,无法走出牲畜“秋肥、冬疲、春死亡”的窠臼。
产业化是农牧业现代化的重要标志,目前我国牧区的畜牧业产业化水平仍然十分低下。
总体上看,我国经济市场化的程度还不高,而农牧业市场化的程度又滞后于经济总体市场化的程度。2002年我国农牧业市场化程度在50%左右,低于经济总体市场化程度5~10个百分点,而地处偏远的牧区市场化程度更为低下,土地、资金、劳动力、技术等大部分生产要素的流动还处于一种自发状态,缺乏优化组合,严重影响着农牧业产业化的进程。
内蒙古是我国牧区农牧业产业化进程相对比较快的地区,目前内蒙古农牧业产业化龙头企业销售额过亿元的有38家,过10亿元的仅有5家。2004年,全区农畜产品加工企业销售总额为500亿元,只占整个工业销售收入的1/6。产业化辐射带动面还很小,农畜产品的加工转化率不足40%,产业化经营所带动的农牧户也不到40%,在产品加工中,初加工、粗加工产品多,缺乏精深加工。产业化的重要环节不紧密,龙头企业、基地建设、中介组织和农牧户这四个环节之间缺乏有机的联系,产业化的组织化和市场化程度不高。
从全国牧区来看,产业化发展不平衡的状况更是明显。兰州大学教授聂华林认为,西部农牧区,特别是西部牧区社会发育程度极低,很多地区至今没有明确的社会分工,仍然停留在原始的自然经济状态。西藏自治区土地面积122万平方公里,其中草原面积近83万平方公里,占总面积的2/3,占全国草原面积的26%,畜牧业作为西藏地区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目前基本上仍处于粗放式经营的阶段,大部分地区的草场利用率很差,劳动生产率极低,牧业生产在很大程度上还是为了满足牧民自身生活的需要,在这种状况下发展产业化、建设现代化畜牧业,其难度可想而知,而这种状况在我国广大牧区绝不是个别案例。
--粗放经营导致诸多恶果
草原是牧区畜牧业发展的基础,也是我国国土的主体和陆地生态系统的主体,同时还是我国面积最大的绿色生态屏障。但是,由于自然和人为因素的影响,我国草原退化十分严重,不但破坏了维护国家生态安全的重要资源,也大大限制了畜牧业的发展。
据了解,我国荒漠化土地面积39亿亩,近80%发生于天然草原。我国是世界上草原退化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90%以上的天然草原不同程度地退化,每年还以3000万亩的速度增加。随着牧区人口增长,再加上长期以来对草原重利用、轻保护,重索取、轻投入,过分强调草原的经济功能,单纯追求牲畜数量的增加,导致了对草原的掠夺性经营,牲畜数量不断增加,草原负荷越来越重。目前我国北方草原平均超载36%以上,草原得不到休养生息,生产能力下降,超载过牧日趋严重。
人为破坏草原现象时有发生。五十多年来,我国曾出现4次草原大开荒,已有近3亿亩优良草原被开垦。近年来,一些地方又出现开垦草原的现象;一些地方借招商引资之名非法征占草原;一些地方乱采滥挖草原野生植物的现象时有发生;还有一些地方以退耕还林为名毁草植树。
另外,草原监理队伍薄弱。目前,全国县级以上专职和兼职草原监理人员6300多人,平均近百万亩草原才有1名监理人员。草原监理人员少,手段落后,许多破坏草原的违法案件得不到及时查处。这些问题的存在,严重破坏了草原生态环境,影响了经济社会的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
草原是牧区畜牧业发展的重要物质基础,也是农牧民增收的重要条件。目前,我国农民现金收入的20%来自畜牧业,牧区农牧民现金收入主要来自草原畜牧业。天然草原的生产能力日益减小,导致牧区群众的生产生活受到了严重威胁。
由于生产方式落后、生产资料遭到破坏、人口增长速度快等原因,牧区成为我国最为贫困的地区之一。内蒙古呼伦贝尔市的贫困状况调查结果显示,2004年底,该市4个牧业旗的5.8万多牧业人口中,尚有1.41万人没有解决温饱问题,其中还有2520人处于绝对贫困状态。虽然尚未解决温饱的贫困人口绝对数不大,但占到牧业总人口的25.2%,贫困发生率大大高于其他地区。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我国牧区的贫困发生率普遍很高,各地的贫困率都在20%以上。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总人口只有20多万,但贫困人口却达到了9.98万人,贫困率高达46%。贫困率的高发,使得牧区群众无力投资基础设施建设,只能固守传统生产生活方式,无可避免地走入了贫困—生态破坏—更加贫困的怪圈之中。
--畜牧业的出路在于产业化
聂华林认为,针对目前西部地区的现状,如何改变牧区传统的自然经济状态是当务之急,只有提高西部牧区的社会发育程度,刺激社会分工的形成,才能逐步走向市场化、产业化。西藏部分学者提出在高寒地区应当发展适合当地的“大畜牧业经济”,就是说,畜牧业经济应该是多层次的,不仅包括畜牧业的生产问题,也包括产品的流通、分配和消费问题;不仅包括生产中各项技术问题,也包括产前和产后的加工、销售等服务问题;不仅包括畜牧业问题,也包括与畜牧业有关的工业、商业等问题。发展这样一种大畜牧经济,要求各级政府必须转变观念,突破以往习惯的业务分工范围,着眼于畜牧业的全局,按照发展畜牧业商品经济的客观要求来组织专业化、社会化生产。逐步实现由自给型、半自给型经济向大规模商品经济转化,由传统畜牧业向现代畜牧业转变。
在具有一定基础的地区提高市场化程度,专家认为关键要抓好两点:第一,要建立和完善农牧业产业化经营中的市场机制。目前,牧区产业化经营的各个主体之间没有建立合理的经济联系,没有结成“利益共享,风险共担”的共同体,产业链还没有达到顺畅高效的要求。因此,要有效地整合产业资源,有效调节产业化经营过程中各主体之间的利益关系,充分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把产业化经营的各主体结成紧密的利益共同体。第二,要切实增强群众的市场意识。现今牧区群众的市场意识普遍比较淡薄,很多人还不懂得根据市场发展生产,这与大力推进市场化、产业化的要求很不适应。要加强农牧民的培训与教育,加强市场建设、市场信息体系建设,让牧区群众置身于市场环境,在与市场打交道的过程中增强市场意识。培养经纪人队伍,使其不断壮大,充分发挥他们闯市场的带头示范作用。
一些专家认为,农牧业产业化经营的兴起和发展,是继家庭承包责任制和乡镇企业异军突起之后的又一个重大创举。产业化是经营体制的创新。以“公司+牧户”、“公司+合作组织+牧户”等产业化形式,把一家一户的小规模牧民有效地组织起来,在更大的范围内和更新更高的层次上优化资源配置,使家庭承包经营与产业化经营相结合,形成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的新的联合与合作,减少牧民的市场风险。产业化经营改变传统畜牧业的生产经营方式,改变千家万户的盲目生产和分散经营,通过订单畜牧业等多种方式,避免分散的自发调整结构带来的随意性和盲目性,从而达到提高市场竞争力、提高整体规模效益的目的。

中国绿色时报 2007年11月27日

  我国是一个多山国家,同时又是一个草原大国,这是我国的国情,也是优势。从大农业用地讲,全国约100亿亩,农区20亿亩(现在只剩下18亿亩多一点,还将减少),山区和牧区共为80亿亩。从生产粮食讲,后者的可能性不大,但发展草食畜牧业、木材、林产品及木本粮棉油的潜力巨大。建设生态文明应认真建设山区和牧区,说从这里开始也可以。
  山区和牧区是建设生态文明的关键所在
  第一,建设山区、牧区可以很快取得成效,并使两区人民逐步富裕起来。在牧区选择条件较好的地段建设以饲料桑和豆科灌木为主的灌丛草地,发展草食畜牧业,由于已有典型和经验,是比较容易的,可以较快地建成较强大的现代畜牧业基地。在山区有序有偿发展经营好生态林,积极发展人工用材林和木本粮油同样比较容易,不仅有典型而且已有一定规模,群众有积极性,比较容易形成较大的生态基地。这样做,既可以富民又可以调动群众积极性,进一步扩大建设规模。
  第二,山区、牧区建设起来,首先是屏障农区,减少风沙灾害,减轻水旱灾害;其次,畜牧基地和木本粮棉油基地建成后,农区的粮食和肉奶供应压力就能逐步减轻(全国农区生产的粮食50%作为饲料粮,这是粮食生产压力长期存在的原因之一),将极为有利于调整生产结构和富民。
  第三,山区、牧区两个基地建成后,草原畜牧业产品可以大量出口,我国猪肉以自食为主,缩小养殖规模,减少饲料用粮,有利农区进一步调整生产结构。大量木本粮棉油产品还可能影响我国出口格局,这方面的潜力巨大,内容丰富多彩。
  第四,我国广大贫困地区几乎都分布在山区、牧区,两个强大生产基地建成后,贫困地区是最大受益者,贫困人口会逐步富裕起来,生态环境同时也会好转,因为既是生态基地又是一片绿色世界,只要科学地解决后续加工的污染问题,生产是完全可以持续的。
  我国是多山国家,又是草原大国,农区、山区、牧区相互支持,缺一不可。牧区保护农区,本身又是一个畜牧生产基地;山区屏障农区,供应农区用水和多种资源,本身又是一座宝库,是木本粮棉油的强大生产基地;农区是我国经济重心所在,传统农业的精华地带,又支持山区、牧区的发展。这个道理谁都懂得,但现实又怎样呢?
  我国是世界上水土流失最严重的国家之一。水土流失面积还有200万平方公里,按照目前的治理速度,需要100年才能治理完。每年的流失量约为50亿吨,江河湖库大受其害,严重影响农业生产和城市安全,山区则形成“老少边山穷”的窘况。外国学者早就认为这流的是中华民族的血液,黄河流域的水土流失是大动脉出血。草原荒漠化已成为我国的一块心病。早在1989年初,任继周院士就严肃指出,“我们的草原正加速走向毁灭”;2006年11月,中科院院士、草原学专家张新时也指出,“我国北方草原已成为和即将成为不能自我维持和不可持续发展的系统”。荒漠化是现象,深层次的原因是什么呢?
  这两大区域的严峻状况,不仅令人震惊,更威胁到广大人民的生产和生活,也影响到国家的建设大业,已到了非解决不可的地步。因此,提出林草兴邦战略,不仅是一个农业建设问题,还有一点“救火”的味道,它是解决两大区域当前问题的比较容易做到,又能较快地取得实效的好办法。
永利皇宫463登录,  水土流失和荒漠化的主要原因
  我国水土流失严重和荒漠化蔓延的主要原因是什么?天灾还是人祸?天灾为主还是人祸为主?人祸的具体内容又是什么,是下面具体操作上的失误,还是上层决策失误?只有弄清楚这些问题,才能找到解决问题的有效办法。
  林学家陈嵘老先生上世纪60年代初讲过一段话:“汉民族只会耕田,不会耕山,也不会耕草原,到山区就毁林开荒,到草原就毁草原开荒,违背了当地的实际情况,效果当然不会好。”这其实是老先生以轻松的口气批评我们当时的做法。当时,我们正在山区搞粮食自给,到处毁林开荒,在牧区也是如此,除几次大开荒毁草几亿亩外,还开辟了一个半农半牧区,也叫农牧交错地带,实际上是扩大种植面积,变草场为农田。由于是政府行为,规模都很大,破坏当然也大。这说明山区、牧区被破坏,主要是人为因素而且是决策失误,规模大、时间长、破坏程度严重。
  在畜牧业方面也犯了一些错误,如提倡头数畜牧业,在农区大搞一人一猪县,或一亩一猪县,在牧区大搞年终存栏率,违反自然规律和经济规律,造成巨大损失,形成牲畜“秋肥、冬瘦、春死亡”的怪圈,每年死亡大批牲畜,牧民大受损失。
  前几年实施的天保工程、退耕还林还草工程,实际上是纠正过去的失误。但长期决策失误造成的一系列严峻问题,仅仅一保、一退一还是解决不了全部问题的。应该认真而系统地研究和总结,还要向人民讲清楚,让广大干部和群众提高识别能力,今后能够抗拒错误的决策和措施,这样做可以帮助领导少犯错误,有利于国家各项事业的发展。
  向群众和有实践经验的专家请教
  把山区、牧区经营好是一篇大文章,要依靠群众和有实践经验的专家。认真总结群众创造的好经验,认真研究专家们的研究成果,开展广泛的讨论,取得共识后,用系统工程办法搞出建设规划,组织实施。由于这两个区域范围太大,不同小区还应制定具体规划分头实施。
  新中国成立近60年来,山区和牧区的广大群众,为了生存和改善自己的生活,创造了许多成功的经验和典型。例如,在以饲料桑和豆科饲料为主的草地经营方面,山西省偏关县发展柠条和牧草,现在成了山西的养羊基地;甘肃省定西县农民经营了几座柠条山,长势很好,蓄住了水又保住了土,几年后就成为养羊基地。那里的荒山秃岭很多,如果经营起来,就成为一片绿色世界,一个强大的畜牧基地,农民自然能富裕起来。在木本粮棉油经营方面,在山区已形成一批板栗县、大枣县、银杏县、花椒乡、核桃乡……,南方已有人在石漠化土地上经营起干果林、油料林。总之,这方面的潜力很大,发展前景广阔。现有典型已很多,新经验更不断涌现,认真总结推广,既能扩大成果,更能调动群众的积极性,推动山区和牧区建设。这是最有力的生态文明建设。
  钱老在讲到黄土高原整治问题时,讲到朱显谟院士的“28字诀”,即“全部降水就地入渗拦蓄,米粮下川上塬,林果下沟上岔,草灌上坡下坬”。后来水保所把这个论点具体化,成为黄土高原建设淤地坝的方案,所需投入也计算了,认为比在下游扬沙排沙投入少而效果大,且可以长期使用,对于建设黄土高原发展经济十分有利。
  实现林草兴邦的有利条件
  从农桑立国到林草兴邦,也就是从小农业到大农业战略的彻底转变,单从农业角度看,人们认为是很难的,我也如此想。最近看到一些资料,特别是钱老关于草产业的论述以及大西北发展问题的论点,思想认识上起了一些变化,觉得有利因素很多。
  第一,倡草产业已培养了一批积极份子和典型,极有利于在牧区发展草业及后续加工业,形成草产业,推动牧区建设。关于西部大开发,钱老提出林产业、草产业和沙产业,我们现在也是接着干。我未提沙产业,主要是林草两项已任务很重,先集中力量完成对发展当前经济有利。
  第二,无论是建设灌丛草地发展畜牧业,还是利用林业雄厚资源发展木本粮棉油产业,不仅群众欢迎,更重要的是各地都有群众创造的典型,对群众发财致富十分有利,只要政府加以支持,就很容易发展起来。两者又都是建设生态环境,把发展生产与绿化结合起来,地方政府和有关业务部门自然也会很积极。
  第三,这两大区域正是三农问题的重中之重,难点所在。推行林草建设,对建设小康社会、新农村建设、发展现代农业,都是极好的建设项目,当地政府一定十分欢迎和支持。把各方面的力量协调好,推动力量当然是十分巨大的。贫困地区的广大群众有了这个好机会,也肯定会积极行动起来。
  第四,更为重要的是,关于建设和开发山区,胡锦涛总书记于2006年春已有批示,国务院有关部委正在商讨执行办法。我相信会很快行动起来,对山区建设当然是一个巨大推动力。据我所知,许多对山区有研究的专家学者,都准备献计献策,希望贡献一点力量。广泛征求意见,认真开展讨论,能提出一个好的建设规划来,推动山区的建设事业。山区是一个复杂的大系统,建设难度大。日本的经验是,“能治山者才能治国”,这个论点,应重视并认真思考。
  在两大区域运用高新技术建设草食畜牧业和木本粮棉油产业两大生产基地并形成产业群,不仅能较好地解决我国的三农问题,我国农业的生产格局和出口格局都将发生巨大变化,林产业和草产业都将成为我国农业的新亮点。因此,应该下决心把这桩大事抓下去,抓出成绩来。

永利皇宫463登录 1

  一、西藏农区畜牧业的基本情况

  (一)行政区划与人口

  西藏全自治区辖74个县,其中农业县36个,半农半牧县23个,两者占全自治区总县数的80%。1991年全自治区总人口221.79万人,其中农牧人口191.58
万人,占总人口的86.38%;农区、半农半牧区人口144.16万人,占总人口的65%,占农牧人口的75.25%。

  (二)草原面积

  西藏农业县占有草原面积2.22亿亩,半农半牧县占3.24亿亩,共5.46亿亩,占全自治区草原总面积的43.93%。另有人工草场60万亩左右。

  (三)牲

  据1991年末牲畜存栏统计,全自治区有各类牲畜2316.57万头(只、匹),其中农区有565.24万头(只、匹),半农半牧区有653.27万头(只、匹),农区和半农半牧区共有1218.51万头(只、匹),占全自治区各类牲畜总数的52.6%。

  (四)产值

  西藏农区、半农半牧区畜牧业产值占其农业总值的比重较大,在农区占三分之一左右,半农半牧区占三分之二左右。据1983年自治区农业区划分业产值的分析:畜牧业产值在36个农业县中占33%,在23个半农半牧县中占63%。

永利皇宫463登录 2

  二、西藏农区畜牧业的特点

  (一)既是农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相对独立的一门产业

  农区畜牧业不完全同于草地畜牧业,也不同于内地农区畜牧业,它是以饲养草食动物为主,包括家畜、家禽在内的多畜种结构,以放牧和圈养相结合的半草地型畜牧业。

  农区畜牧业是人类为适应生存和繁衍的需要,由完全靠狩猎和采摘野生果实为生的方式,发展到捕捉野生动物进行驯化和饲养繁殖,以确保足够的生活资料,在长期的生存、生产实践过程中逐步形成和发展起来的。现代畜牧业的产生,是人类进步和科学文化发展的结果。农区畜牧业比纯牧区畜牧业更有悠久的发展历史。从昌都卡诺遗址发现的粟粒和牛、羊、马等骨骼化石证明,早在4000~5000年前,人类已开始进行饲养牲畜和种植谷物的农牧兼营的生产活动。据文献记载,吐蕃历史上七贤之一的如来杰,他在西藏农牧业的发展史上做出了重要贡献。他教会人们贮备冬草,把夏天长得茂盛的青草割下来晒干贮存,以备冬天缺草时补喂牲畜;同时教会人们开垦荒地,种植粮食。据传说,泽当附近的第一块叫“撒拉地”的土地,:就是那时开垦的。从吐蕃部落到吐蕃王朝时期,农业牧业都达到一定的规模。

  到公元1300年时,西藏畜牧业已较为发达。《新唐书》记载:“其畜牧逐水草无常所;其兽牦牛、名马、犬羊、天鼠之皮可裘”;“独峰驼日驰千里”。从这些记载说明,那时的畜牧业,牲畜已不仅是作为生活资料,而且可作乘畜,皮可制裘衣。从历史记载证明,不仅种植业起源于自然条件好的地方,畜牧业也发源于自然条件好、水草丰美的地方。农业和畜牧业的结合是自然发展的选择,是在一定的自然社会条件下形成的一种生产方式,是符合客观自然规律和经济规律的。

永利皇宫463登录 3

  (二)是农业生态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

  农区畜牧业更直接有效地与农业结合,形成完整的农业生态系统。农业生产过程,就是植物、动物及微生物参与能量转换和物质循环的过程,只有它们之间得到有机结合和协调发展时,农业的整体功能才能充分地体现和发挥。

  农业是第一性生产,畜牧业是第二性生产。第一性生产是农作物通过光合作用将太阳能转化为有机能。第一性生产的东西,人们只能利用果实这一部分,大量的秸秆和果实加工后的副产品不能直接利用,只能将这一部分物质通过牲畜的消化、吸收,进而转化为人们可以直接利用的、具有更高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的肉、乳、毛等畜产品,其中一部分又被转化为再利用的资源,这就是第二性生产。第一性生产与第二性生产必须有机地结合,这种结合不是机械的,而是形成一定的物质循环系统,并使物质在循环过程中得到增值。农区畜牧业比远离农区的纯牧区畜牲业所发挥的物质循环作用要及时和全面得多。纯牧区畜牧业必须通过交通运输过渡到农区,才能参与农牧物质循环的过程,或者采取其他物质的形式才能起到农牧结合的作用。因此,发展农区畜牧业是农牧资源利用最佳、经济效益最好的农业生产方式。

  它可以达到农牧双方在一方投入增值的同时,又为对方的生产提供物质条件,取得双方增值的效果。所以说,没有畜牧业的农业是不完全的农业;相反,没有种植业的畜牧业,同样是脆弱的畜牧业。

  (三)目前还处于自给性生产状态,商品性能少

  西藏农区畜牧业由于受饲料质量和饲养技术的制约,畜牧业生产水平很低,畜产品很少,现有的产量水平,只能为农牧民直接提供生活资料和部分生产资料,不可能提供更多的商品量。同时,由于历史和自然地理的原因,西藏长期处于封闭状态,群众商品生产观念淡薄,对牲畜惜杀思想严重,不愿意进行交换。这种情况越是交通不便的地方,自给自足的经济特点越加明显。但这种情况是暂时的,随着农区、半农半牧区改革开放的深入,农牧民的观念会随之转变,再加之畜牧科学技术的推广运用,生产力的提高,并随着农业的发展,为畜牧业提供更丰富的优质饲料,一个现代化、集约化、商品化的畜牧业生产局面,在不久的将来将会在西藏的农区、半农半牧区出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