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皇宫463登录:袁宗辉:不要妖精化抗生素

抗生素越来越成为众矢之的。近日,《每日邮报》报道称,多家机构联合发布的一份报告披露了20多家知名快餐连锁企业使用抗生素的情况,其中汉堡王、星巴克、达美乐比萨以及DQ冰雪皇后等均位列最低的“F”等级,被点名批评。而此前近期,一则“美国35万人逼肯德基停止使用抗生素”的报道广为传播。

一、关于抗菌药的作用

一、关于抗菌药的作用
当前我国兽药年产值约400亿元,支撑着约3万亿的养殖业发展,这其中,生物制品、中草药、化学药品的比重约为2:1:7。而抗菌药又在化学药品中占据着约73%左右的份额。因此,抗菌药是兽药产值的最大组成部分。国内养殖业的基本状态是动物发病和死亡率高、养殖环境复杂、环境污染严重、养殖方式不一,因此养殖业的发展离不开兽药。抗菌药作为兽药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发挥的作用目前也是无可替代的。抗菌药能有效控制动物细菌病、寄生虫病和普通病,控制病毒病的继发感染,控制人畜共患病。还能改善动物生产性能,提高畜禽产品产量,改善饲料利用率,提高繁殖性能,降低胴体废弃率。再则,合理使用抗菌药也能保护环境,降低甲烷和氨的排放,减少养分的排放。
二、关于欧盟的禁抗
令欧盟国家的经验显示,在其颁布禁用抗菌药作促生长剂政策(注意:该政策指的是禁止在饲料中添加小剂量抗生素用作畜禽促生长剂,抗生素依然可以用于疾病未发生时的预防性保健、疾病爆发时的群体性治疗)后,抗生素的用量反而大幅增加。最早禁止在饲料中添加促生长抗菌药的国家是瑞典。接着1999年7月1日起,欧盟禁止了杆菌肽锌、螺旋霉素、维吉尼亚霉素和泰乐菌素这4种抗生素在畜禽饲料中作为促生长剂使用。到了2006年1月1日,所有的促生长抗菌药都被欧盟禁止使用于养殖业。这些政策举措导致的后果是,瑞典与丹麦仔猪断奶日龄增加了1周;从断奶到体重达到25kg耗时增加了5天;从23kg达到113kg猪的饲料转化率下降了1.5%;仔猪成活率降低1.5%;每头母猪提供仔猪数降低4.82%;每头猪实际用药成本上升了0.25美元;回肠炎疫苗花费增加了0.75美元。总体而言,每头猪的成本增加了1.25美元。从1998年到2007年,荷兰抗菌药用量增加了83%。数据显示,禁用后,欧盟20kg以下仔猪数量整体呈现下滑趋势,到2012年,比2000年少了300万头。同时由于禁令,2000年后,养猪业内一些一般重要的抗生素用量虽然逐年下降,但一些高度重要或极度重要抗生素的用量却逐年上升,如四环素和氨苄西林,这种情况同样在人类身上体现。(备注:一般重要、高度重要、极度重要为OIE根据兽用抗菌药重要性进行划分,一般重要如双环霉素、夫西地酸、新生霉素、奥尔托索霉素、喹喔啉、链阳菌素;高度重要如利福霉素、磷霉素、离子载体类抗生素、林可酰胺类抗生素、截短侧耳素、多肽类抗生素;极度重要抗生素如氨基糖甙类抗生素、头孢类抗生素、大环内酯类抗生素、青霉素类抗生素、氯霉素类抗生素、喹诺酮类抗生素、磺胺类药物、四环素类抗生素。)
三、关于兽用药与人类耐药菌的关系
诸多欧洲国家的禁抗经验显示,兽药使用量与病原菌的耐药性之间是没有关系的。丹麦作为抗生素禁用最严格的国家,其耐药菌的数量反而最多。因此2015年1月30日,ECDC、EFSA、EMA首次联合报告指出3代和4代头孢在食品动物上的使用与人类沙门氏菌耐药菌的产生之间没有关联。
小编观点
抗生素是当下养殖业的一个重要支撑。在国内复杂的养殖环境和相比欧美养殖发达国家相对落后的养殖基础条件下,我们应该客观评价抗生素的作用,不应该盲目被所谓“无抗”概念冲击以致失去了自己的判断力。业内人士应保持客观、公正的态度,关爱动物安全,不应肆意妖魔化抗生素。抗生素的使用应以安全、精准为前提,进行合理评估。
专家简介
袁宗辉——国家兽药残留基准实验室;华中农业大学国家兽药安全评价实验室;农业部兽药残留检测重点实验室;农业部畜禽产品质量安全风险评估实验室;华中农业大学兽药研究所

英 国 Premier Nutrition 咨 询 公 司 StevePritchard
应邀在澳大利亚家禽营养研讨会上围绕“从英国角度看不添加抗生素促生长剂”发表了一篇报告。
人们担心畜牧业中抗生素的使用已有一段时间。瑞典于 1986
年单方面地实施了禁止在动物生产 中 使 用 抗 生 素 生 长 促 进 剂
(Antibiotic GrowthPromoters,AGPs)。瑞典于 1995
年加入欧盟,结果是整个欧洲提高了对 AGPs 在畜牧业上使用的担心。丹麦于
1995 年禁止在动物生产中使用阿伏霉素。
在英国,其中一个肉永利皇宫463登录,鸡行业龙头企业决定于1999 年取消所有 AGPs
的使用。由一家公司做出的该决定有效地迫使其他同行业相互效仿。
欧盟于 2006 年 1 月 1 日正式禁止 AGPs
在动物生产中的使用。在当时,欧盟的这一决定被描述为与欧盟委员会应对由细菌耐药性构成的对人类、动物和植物健康威胁的总体策略相一致。
虽然在农场动物上使用的抗生素和其对人类耐药性影响之间的联系仍存在争议,但很显然耐药性问题需要得到解决。
1 英国经验
据 Pritchard 所说,基于英国自愿禁用 AGPs
时的实践经验,肉鸡在立即禁用后的生产周期中其生产性能与禁用前相似。然而,随后的生产性能则持续下降。
Ross 育种公司在一篇报告中对这种生产性能下降的影响进行了总结,活重减少了
50 g,变异系数增加了 1.80;饲料转化率升高了 0.04,死亡率增加了 0.10。
在许多情况下,禁用 AGPs
对生产性能的影响更大,并且在胴体质量方面其后果更为严重。
在 AGPs 刚开始被剔出肉鸡饲料时,肉鸡行业穿梭使用化学合成类 /
离子载体类的抗球虫药来控制球虫病。通常的方法是在 25 d ~ 28 d 前使用100
mg/kg 尼卡巴嗪,随后使用 100 mg/kg 莫能菌素。由于 AGPs
的禁用,坏死性肠炎的发病率显著增加,并且由于胆管肝炎,肉鸡胴体在屠宰加工厂中损失的问题也有所增加。
据 Pritchard
所说,肉鸡行业最初通过增加使用治疗用抗生素来解决这些问题。这显然不是一个可行或可防御的长期战略。在瑞典,禁用
AGP
后的前四年,治疗用抗生素的使用量增加了。由于在管理方法上采取了大量调整,抗生素的总体使用量最终可能会减少。
2 球虫病的控制
充 分 控 制 好 球 虫 病 和 坏 死 性 肠 炎 是 利 用
无抗日粮实现良好生产性能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Pritchard
指出,英国肉鸡业做出的主要调整之一是在穿梭用药方案的开始直接从化学合成类抗球虫产品转变为化学合成类
/ 离子载体类的组合产品 ( 尼卡巴嗪 / 甲基盐霉素 )。
将该产品用作穿梭用药方案的一部分,已可有效地控制肉鸡的球虫病和坏死性肠炎。虽然这种组合产品主要用于控制球虫病,但肉鸡行业也直接使用化学合成类抗球虫药,实施轮换策略作为穿梭用药方案的一部分。
此外,随着欧盟对尼卡巴嗪的重新批准,此药物被少量地重新添加入一些肉鸡开食料中。
3 替代方案
当 AGPs
被禁用时,“替代性生长促进剂”目录建立起来了。有人认为,如果有些东西被排除出饲料中,那么另一些东西需要被加入饲料以取而代之。
最初,替代品大多仅限于甘露寡糖、有机酸和精油。肉鸡行业可用的潜在替代产品数量已显著增长,包括:有机酸、益生菌、益生元、植物提取物和精油、饲用酶、鸡蛋抗体、产气荚膜梭菌疫苗、球虫苗、甜菜碱、噬菌体、ω-3
脂肪酸和饲料外源凝集素。这不是一个完整或详尽的列表。
根据 Pritchard 的经验,AGPs
所起的关键作用之一是维持肠道微生物种群一致。他观察发现,在商业化生产条件下,没有一种单一的产品或干预策略能够始终如一地重现
AGPs 对家禽肠道健康和随后对生产性能影响的效应。
Pritchard
说,他认为,目前市场会考虑饲料添加剂的自身因素,并根据其安全性、质量和功效试图对它们进行评估。理想的产品应该有一个明确的作用方式,并在商业化生产条件下能表现出明显的和可重复的生产性能优势。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其实,真正的问题在于,养殖业是否应该“停止使用抗生素”?养殖业使用抗生素真的会对消费者健康造成危害或是会促使人体内产生抗药细菌吗?本文采访了国家兽药安全评价实验室主任、华中农业大学教授袁宗辉与中国农业科学院北京畜牧兽医研究所研究员、动物营养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常务副主任张宏福,围绕这些核心问题作了详细解读。

永利皇宫463登录 1

动物用抗生素有利于公共卫生

当前我国兽药年产值约400亿元,支撑着约3万亿的养殖业发展,这其中,生物制品、中草药、化学药品的比重约为2:1:7。而抗菌药又在化学药品中占据着约73%左右的份额。因此,抗菌药是兽药产值的最大组成部分。国内养殖业的基本状态是动物发病和死亡率高、养殖环境复杂、环境污染严重、养殖方式不一,因此养殖业的发展离不开兽药。抗菌药作为兽药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发挥的作用目前也是无可替代的。抗菌药能有效控制动物细菌病、寄生虫病和普通病,控制病毒病的继发感染,控制人畜共患病。还能改善动物生产性能,提高畜禽产品产量,改善饲料利用率,提高繁殖性能,降低胴体废弃率。再则,合理使用抗菌药也能保护环境,降低甲烷和氨的排放,减少养分的排放。

众所周知,人类可以用抗生素治疗细菌感染,而养殖业中的动物,如猪、鸡、牛,同样会被细菌感染,当它们发病时也需要用抗生素治疗。这不仅是养殖业自身需求,也是出于“动物福利”的考虑。对于这一用途,全世界都没有太多争议,也不存在“完全禁止使用抗生素”。相关环保组织、美国部分消费者呼吁停用的,其实是抗生素的另外一种用途——促进动物生长的用途。

二、关于欧盟的禁抗令

永利皇宫463登录 2

欧盟国家的经验显示,在其颁布禁用抗菌药作促生长剂政策(注意:该政策指的是禁止在饲料中添加小剂量抗生素用作畜禽促生长剂,抗生素依然可以用于疾病未发生时的预防性保健、疾病爆发时的群体性治疗)后,抗生素的用量反而大幅增加。最早禁止在饲料中添加促生长抗菌药的国家是瑞典。

美国快餐业使用抗生素肉已经常态化

接着1999年7月1日起,欧盟禁止了杆菌肽锌、螺旋霉素、维吉尼亚霉素和泰乐菌素这4种抗生素在畜禽饲料中作为促生长剂使用。到了2006年1月1日,所有的促生长抗菌药都被欧盟禁止使用于养殖业。这些政策举措导致的后果是,瑞典与丹麦仔猪断奶日龄增加了1周;从断奶到体重达到25kg耗时增加了5天;从23kg达到113kg猪的饲料转化率下降了1.5%;仔猪成活率降低1.5%;每头母猪提供仔猪数降低4.82%;每头猪实际用药成本上升了0.25美元;回肠炎疫苗花费增加了0.75美元。

上世纪40
年代,一些饲养者把青霉素的发酵残渣加在饲料中喂猪,发现采用这种饲料喂食的动物比用普通饲料喂养生长得更快。1946年,首次报道了在饲料中添加抗生素能明显促进肉鸡增重。

总体而言,每头猪的成本增加了1.25美元。从1998年到2007年,荷兰抗菌药用量增加了83%。数据显示,禁用后,欧盟20kg以下仔猪数量整体呈现下滑趋势,到2012年,比2000年少了300万头。同时由于禁令,2000年后,养猪业内一些一般重要的抗生素用量虽然逐年下降,但一些高度重要或极度重要抗生素的用量却逐年上升,如四环素和氨苄西林,这种情况同样在人类身上体现。

虽然对于低剂量的抗生素为何能促进动物生长有多种解释——比如减少了动物体内的有害菌,可以使其更健康,或者减少了让动物生长缓慢的细菌代谢物,从而减少了不必要的免疫所需的营养。但早已达成共识的是,在饲料中添加抗生素能起到预防疾病、促进动物生长、改善饲料利用率的作用,最终降低了养殖成本,也改善了畜禽肉品质。

(备注:一般重要、高度重要、极度重要为OIE根据兽用抗菌药重要性进行划分,一般重要如双环霉素、夫西地酸、新生霉素、奥尔托索霉素、喹喔啉、链阳菌素;高度重要如利福霉素、磷霉素、离子载体类抗生素、林可酰胺类抗生素、截短侧耳素、多肽类抗生素;极度重要抗生素如氨基糖甙类抗生素、头孢类抗生素、大环内酯类抗生素、青霉素类抗生素、氯霉素类抗生素、喹诺酮类抗生素、磺胺类药物、四环素类抗生素。)

根据公开资料,美国大约有三分之二的抗生素用于养殖业,中国虽然缺乏全面的统计数据,但据估计也有一半以上的抗生素用于养殖业。

三、关于兽用药与人类耐药菌的关系

国家兽药安全评价实验室主任、华中农业大学教授袁宗辉介绍说,养殖业使用更多抗生素很容易理解,因为动物数量比人多得多,而且动物生活环境比人要差,而且人可以按个体给药,养殖业中的禽畜则是按群体给药。

诸多欧洲国家的禁抗经验显示,兽药使用量与病原菌的耐药性之间是没有关系的。丹麦作为抗生素禁用最严格的国家,其耐药菌的数量反而最多。因此2015年1月30日,ECDC、EFSA、EMA首次联合报告指出3代和4代头孢在食品动物上的使用与人类沙门氏菌耐药菌的产生之间没有关联。

袁宗辉介绍说,实际上,很多动物都是带菌生长的,饲料中添加一定量的抗生素用来喂养,这些细菌得到控制后就不会引起疾病,而且它控制住的不仅是动物疾病,很多还是人兽共患病。曾有研究认为,人类的60%以上的疾病,其源头都是动物。从源头上控制住人畜共患病,才能控制这些病原菌直接或者通过动物性食品传播给人。比如在过去,有一种叫“鹦鹉热”的烈性传染病,它是一种由衣原体感染所引发的疾病,动物和人感染后死亡率都很高,曾是影响人类公共卫生的最重要疫病之一,但在动物广泛使用金霉素等抗生素以后,此病就绝迹了。

小编观点

鹦鹉热烈性传染病在动物广泛使用金霉素等抗生素以后,此病就绝迹了。图为鹦鹉热病毒图片

抗生素是当下养殖业的一个重要支撑。在国内复杂的养殖环境和相比欧美养殖发达国家相对落后的养殖基础条件下,我们应该客观评价抗生素的作用,不应该盲目被所谓“无抗”概念冲击以致失去了自己的判断力。业内人士应保持客观、公正的态度,关爱动物安全,不应肆意妖魔化抗生素。抗生素的使用应以安全、精准为前提,进行合理评估。

中国农业科学院北京畜牧兽医研究所研究员、动物营养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常务副主任张宏福也认为,业界公认饲料中添加的低剂量抗生素,可以对动物有5%-10%的促生长作用。而且,在中国,由于养殖业环境更复杂,设施简陋,动物更容易患病,且养殖业从业者管理水平有限,如果不用抗生素,动物发病率会比欧美更高,养殖成本也会更高。

永利皇宫463登录 3

永利皇宫463登录 4

欧盟禁用抗生素更多出于政治考虑

在上世纪70
年代开始,由于认为抗生素的使用可能增加细菌耐药性,欧洲几个国家开始停止促生长用抗生素。1986年,北欧的瑞典率先“禁抗”,1995年,丹麦开始禁用阿伏帕星(Avoparcin),丹麦养猪生产委员会和饲料企业开始承诺自愿减少使用抗生素促生长剂。

欧盟禁用促生长用抗生素,跟绿色和平组织有很大的关系

袁宗辉介绍说,欧盟全面禁用促生长用抗生素,跟瑞典等三个北欧国家加入欧盟有关。1985年,瑞典开始跟欧盟谈判,并将在欧盟禁止使用促生长抗生素作为加入欧盟的条件之一。欧盟为了笼络这几个国家,就在这一问题上妥协了。欧盟于1997年禁用阿伏霉素,1999
年又禁用其他四种抗生素,2006年起禁在饲料中使用所有促生长用抗生素。

“实际上,欧盟禁用促生长用抗生素,跟绿色和平组织有很大的关系。绿色和平组织不希望在欧盟有养殖业,因为养殖业存在着一定的污染环境问题。但是,法国、德国、英国等许多国家的国民经济在很大程度上依靠养殖业,绿色和平组织不好提出直接关闭养殖业的要求,只能从新技术下手,所以他们宣称抗生素对环境有影响。除了抗生素,他们还反对使用激素、转基因等能促进养殖业发展的新技术。”袁宗辉告诉记者。

袁宗辉教授近些年每年都去欧洲考察,目睹了欧盟“禁抗”的现状和后果。他认为,抗生素在欧盟的遭遇,跟转基因非常相似,都是被“绿色和平”这样的组织鼓动起来的,利用大多数百姓不知情,形成舆论,最后影响政治家的决策,但这样的决策并不是基于科学证据。

袁宗辉指出,欧盟的政策是指禁止在饲料中添加小剂量(5-40ppm)的抗生素,用作畜禽促生长剂,但依然可以使用40
PPM以上的抗生素用以预防、控制和治疗疾病。

欧盟“禁抗”政策带来新的问题

欧盟“禁抗”以后,最直接的后果便是养殖业成本增加。据统计,2006年欧盟在养殖业全面“禁抗”以后,猪从23kg到113kg的饲料转化率下降1.5%,仔猪成活率降低1.5%,每头猪实际用药成本上升0.25美元。总体而言,每头猪的成本增加了1.25美元。因为养殖成本提高,北欧的养殖业出现逐渐萎缩的趋势,短缺的动物性食品只能依靠进口。

袁宗辉介绍说,在2000年后,欧盟境内用于养猪业的一般重要的抗生素用量虽然逐年下降,但一些高度重要或极度重要抗生素的用量却逐年上升,如四环素和氨苄西林。过去用小剂量抗生素就可以控制的疾病,如猪和鸡的坏死性肠炎,由于小剂量抗生素被禁用了,在鸡、猪身上发病率非常高。而一旦发病,还是需要用大剂量的抗生素进行治疗。更为严重的是,感染坏死性肠炎的猪或鸡,在屠宰加工过程中,如果肠道不小心被弄破,坏死性肠炎的病原菌就会污染动物性食品,人接触后也有可能被感染、发病。这都是“禁抗”所带来的新问题。

养殖户是需要抗生素的,如果正规渠道买不到抗生素,便会催生“走私抗生素”。2013年,《荷兰在线》报道了一个走私案件:六名荷兰男子被地方法院指控从中国非法购入抗生素,涉嫌将这些抗生素卖给荷兰北部的鸡农。

此外,由于企业不生产加药饲料,农民就会通过饮水的方式给药。但有些抗生素不溶于水,而且饮水途径给药诱导耐药菌的风险会更高,因为饮水管道会发生渗漏,或者禽畜在饮水过程中会将含有抗生素的水抛散到地面上。总之,严苛的“禁抗”政策给饲料加工企业、养殖业都带来了很大不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