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农业也有负面:规模化为什么遭游行反对【永利皇宫】

  德国是农业高度发达的国家,这点毋庸置疑,工业化、规模化的高效农业一向是大多数农业欠发达国家的标杆和榜样。但在德国国内,一股“反工业化”的思潮却风起云涌。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德国农民要“揭竿而起”反对本国主流的农业模式?

罗振宇的首次跨年演讲,演讲的主题叫《时间的朋友》。本次演讲,有三个主题:第一,这事本身就是“时间的朋友”。第二,那么多事,我们只关注那些将成为“时间的朋友”的东西。第三,祝每一个赴约者都能成为“时间的朋友”。越美好、越坚持、越强大。

我国人口数量众多,但是土地却在日益受到破坏,可供利用的土地面积不断减少。土地面积少,人口基数大,导致我国的土地问题越来越尖锐。加上传统农业生产方式,农业上产生的大量废弃物也在不断污染环境。怎样减少污染?怎样发现现代农业是一个及其重要的问题。关于发展现代农业,不止是中国,全世界的很多国家都进行了尝试,他们最终得出的结论是发展智慧农业。智慧农业是利用现代高科技手段的一种农业发展模式,不仅在农业生产方式,在生产理念上也与传统农业不同。

永利皇宫 1

永利皇宫 2

虽然我并没有在现场,但有幸的是,我也在第一时间就看到了这个四个小时的主题演讲。到今天,已经过去了九个月的时间,我想,同样以这个主题,来结合我自己的一些思考,向那些一直以来,给我鼓励,给我提出批评,给我建议,为我的成长给予了帮助的每一位朋友,也向那些一直走在我时间轴上的每一位朋友,真诚的说一句:感谢有你!

永利皇宫 3
永利皇宫,中国传统农业

从校园创业到农村创业,福建农林大学动物科学学院应届毕业生肖春龙已经在创业路上走过了3个年头。目前他正在进行“二次创业”。

  “我们受够了!”——“工业化”农业惹怒了德国人

为什么想到这样一个主题呢?一方面是源于罗胖演讲给我带来的一些启发(虽然我很早就已经不再关注逻辑思维),一方面是源于自己的一些思考,另一方面也是受到一些朋友最近给的启迪。

2015年1月17日,自全德各地的5万多人开来了近百台拖拉机,打扮成动物和植物,聚集在柏林发表激昂的演说:反对日益工业化农业,支持家庭农业。

大二那年,肖春龙加入了学校创业孵化基地的“派尼尔”兔园创业项目。在那里,他从一名“学徒”干到了总经理,不仅掌握了包括消毒、防疫、治疗在内的养殖技术,还积累了经营经验。去年5月,当同班同学都在忙着实习、找工作时,肖春龙成立了以自己名字冠名的农牧科技公司。

  在德国柏林,最近几年每到一月份,都会如期举行一场名为“我们受够了!”的大型游行活动,来自德国各地的人们装扮成各类不同的动植物,开着上百台农用拖拉机,激昂地发表演说。

之前看过一篇文章,说的是:外卖平台饿了么CEO张旭豪在内部会议上说,亚马逊CEO杰夫·贝索斯的一段话让他触动很大。这句话的大意是,很多人每天都很忙,都在适应社会的变化,但是大家可能都没有去关注未来10年不变的是什么。“今天做产品、做开发,可能有这个需求那个需求,有些需求是变来变去的,但是它本质上有很多是一样的。我们反而在本质上没有花太多时间去思考,这个问题是我创业以来觉得我最大的问题。”张旭豪说。

工业化农业就是把工业生产规律、组织形式、管理思维应用到农业上,把土壤、水资源、光照空气、动物和植物等生产要素综合考量,发现其中的深层规律,通过设计和控制实现的规模化、集约化、科学化的现代农业生产。

肖春龙和他的创业团队离开学校的创业孵化园后,在福州市仓山区白云村的果园尝试进行生态养殖。他们让兔子在果园中自由觅食、打洞做窝,除了投放玉米、草料补充兔子的食物来源,不再投喂其他饲料。根据在校期间所学的知识,他们在果园中种植鱼腥草,给兔子喂食捣碎的大蒜,利用天然植物中的抗菌物质性替代注射的抗生素制剂以防病。

  游行的人数每年都在增长,参与的人群不止有农民,还有消费者团体、动物福利组织以及环保人士等等,光团体数量就有200多个。这些来自不同地域不同团体组织的人,目标只有一个——反对“工业化”农业,支持中小型的家庭农业模式。

他把这一点思考称为饿了么创业八年来自己最大的反思:“最早创业的时候没有想清楚未来8年整个社会不变的是什么事情,导致被现在这帮对手追着。如果当年就想清楚了,我们每年都在核心竞争力上不断地提升不断地发展,今天有可能就没有竞争对手什么事了。”

这些德国人游行抗议的正是当下中国现代化农业的主要内容。中国环保部前部长周生贤两年前在全国人大会议上的说中国受污染耕地约1.5亿亩,农业部总经济师钱克明去年5月的发言称,中国已有十分之一的农田被化学物质或重金属污染。土壤的残留的重金属、有机物农药的超标大概20%。但这并不是现代化的错,而是传统农业的锅。

“我们养殖的兔子只喂天然饲料,不注射激素和抗生素,我们原以为市场反应会很好,结果却让我们大失所望。”肖春龙说。在生态养殖方式下,兔子长得比较缓慢,从仔兔到出栏最少需要8个月时间,养殖成本高、周期长,再加以短期内难以打开销售渠道,勉强维持了5个月之后,这次创业因资金链断裂而告终。

  德国“工业化”农业的四宗罪

现在,他认为未来10年不会发生变化的是:消费者未来十年需要的是以更低的价格、更快的速度,拿到更安全的食品和产品。

很多人对农业现代化并不能完全理解,那到底什么是“现代农业”呢?按通俗的理解,就是农业的规模化、效益化、标准化、精准化……著名学者赵汀阳先生有一次在讲座中对“现代”定义:现代就是不断的革命。

第一次校外创业的失败,使肖春龙“从天上回到了地上”,“我的理想是让消费者吃到健康的生态动物产品,但现实让我意识到要一步登天太难,我不得不站在现实的肩膀上摘理想的桃子。”经过反思,肖春龙决定调整经营思路,“兼顾理想与现实,走规模化养殖与生态养殖相结合的创业之路”。去年年底,肖春龙开始了他的第二次创业,“通过规模化养殖开拓中低端市场,利用规模化养殖获得的利润为生态养殖的发展提供资金保障”。

  第一宗罪:对动物造成严重伤害

随着电商的崛起,这几年的快递业务暴增,我们由几年前邮政快递的一周左右时间,到现在的3-5天,更有一些地区甚至达到了隔日送,马云的菜鸟联盟,更是开始推出当日达。

那些游行的人群,虽然嘴里呐喊“我们受够了!”,可这并不能说明他们真心喜好传统耕种,他们之所以如此只是因为现代化、标准化的农业生产撼动了他们的奶酪,否则他们就不应该开拖拉机而是骑牛过来了。

肖春龙重新筹集了资金并重组了团队,在福州市郊闽侯县鸿尾乡租赁了50亩橄榄园,开始建设养殖基地。为了支持他创业,父母亲特地从四川老家来到福建农村,和他一起打理养殖基地。

  德国人一向擅长用流水线的方式来提升办事效率,大多数情况下这都是非常令人称道的特质,但在某些时候依然坚持这样的做法可就变味了。

从中我们会看到快递在不断的提速,快递在整个商品流动环节中的体验已经越来越好,服务质量也在不断的提升,这里可以说是满足了一个关键条件。互联网的出现,也在开始不断的砍掉中间环节(虽然说跟根本不可能完全砍掉),但我们也在享受着越来越物美价廉的产品(虽然我不相信物美价廉,特别是农业领域)。

所谓拒绝规模化生产,遵从自然的规律,还原动植物的本性,必然导致生产效率低下,成本高而产量低,但这些都不是问题,只要提高这些所谓的“绿色食品”的销售价格,当作奢侈品销售,照样可以获得高利,就像崔永元正在做的那样。可惜德国人没有崔永元聪明,他们玩不出先出名圈粉秀情怀,后卖高价农产品的套路,或者他们也想这么玩,但是德国的市场容不下5万崔永元。

“规模化养殖的兔子3个月就能出栏,这给生态养殖提供了一个缓冲期。”肖春龙介绍说,通过规模化养殖,每个月能够稳定销售500多只兔子,每只兔子利润约15元,一个月能赚7000多元。“目前规模化养殖的产值比较稳定,但生态养殖产品的市场还没有完全打开,每个月卖生态养殖的动物只能赚4000多元。”眼下规模化养殖的福建黄兔主要销往附近的活禽批发市场和高校食堂,生态放养的兔子、鸡、鸭、竹鼠等则销往福州市及周边农庄。

  比如德国大型的“动物工厂”,为了尽可能提升效率和节约成本,他们会把大量动物挤在一个狭小空间里,为了避免这些动物互相伤到对方,还会进行一些残忍的“改造”:剪掉鸡的喙,拔掉牛羊的角,或是去掉猪的尾巴……

那么问题来了,我们是不是开始吃的越来越安全呢?

拒绝标准化生产的农业,不可能生产出可靠的安全食品,拒绝科学现代化的农业,不可能做到善待众生。只有智慧农业才是慈悲之道,只有科学生产才是安全保障,只有不断革命才能兴利除弊,推陈出新,走上真正的可持续发展之路。

“如果能够将产品直接卖给消费者,就有望增加利润。”为此,肖春龙开设了微商城和微信,以拓展生态动物的线上销售渠道,“希望未来公司在生态养殖上的年销售增长率能达到30%以上,使得生态养殖成为我们公司的主要特色。毕竟在食品安全问题堪忧的情况下,让消费者吃上放心食品是我的梦想”。

永利皇宫 4

我相信,你肯定有自己的很多想法想要表达,我也一样。但我不想表达我个人对整个市场上产品的顾虑以及担忧,在之前,我有写过一篇文章介绍过农产品的污染问题,如果你感兴趣,可以自己去搜索寻找。

永利皇宫 5
外国农业

如果您有更多关于兔子的信息想要了解,可以点击查看农业之友网站兔子频道详细了解。

  第二宗罪:违背自然规律,破坏生态

前不久,有两则新闻比较引人注目:一则是农业部宣称我国农业已超过工业成为我国最大的面源污染企业;另一则是各大媒体所谓的“史上最严”的《食品安全法》。

我们是要保护小农,但绝不是像保护大熊猫一样,给他们划出保护区,我们是要发扬农耕文明,但绝不是自我封闭裹足不前,落后保守敝帚自珍。早在两千年前,我们祖先就从庄稼的生长出悟出苟日新日日新的道理,悟出做人做事要如春起之苗,日有所长。

  德国的“工业化”农业把动物、植物、土壤、水等都从自然规律中剥离开,仅仅作为工业投入品来看待,采取的经常是大规模单一动物养殖,或者大规模单一作物种植。单一作物的形式有利于机械化,但却因为缺乏了多样性,缺乏了相生相克等自然规律,导致生态畸形。

从时间的维度来看,经过考证,农业文明开始于新石器时代的一万四千多年前,而中国又是最早进入新石器时代的地区。农业带给人类的首先是从流动迁徙转成定居,在距今7000年的河姆渡遗址,就保存有古人人工种植的稻谷。

如果我国八亿农民,人人都是精品,那不精的是谁?精品从来都是少数,譬如崔永元。当然在我国农业现代化的路途之中也要维护好小农的利益,尊重他们的财产权,为他们的生活转型,做好衔接保障工作,按照法律,按照科学行事。

  第三宗罪:威胁消费者健康

可以说我们的科技有了长足的进步,也可以说我们的财富有了指数及的增长,更可以说我们早已经上天入地,但我们还是没有进化到不需要食物就可以生存的境界。虽然,现在我们可以利用科技也可以制造出各种替代的食物,但迄今为止,最好的食物还是来自于天地之间原生的自然食品。

有些人动不动就喊,民以食为天,那请问你民以何为地?民以何为日?民以何为月?天地日月哪个更重要?19世纪德国统计学家恩格尔发现,一个家庭收入越少,用来购买食物的支出占家庭总支出中的比例就越大,即恩格尔系数越大。吃饭这件事只是人最低的生活诉求,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事情比吃饭有意义的多。恩格尔系数达59%以上为贫困,50-59%为温饱,40-50%为小康,30-40%为富裕,我国正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那些频频以保护小农为由阻碍农业进步的人,不是蠢就是坏。通常都是坏,因为他们在维护自己既得利益的时候,可一点都不傻。

  生态被破坏,环境污染也就更容易发生。大规模生产也意味着大规模的废物排放,这时候又缺乏自然的生态循环,久而久之,水体污染、土壤污染、空气污染都接踵而至;大规模的动物养殖为了防止动物生病,抗生素被大量使用,残留在食品中的抗生素对消费者的健康也造成极大威胁。

但同时,我们在现在也面临着越来越严峻的视频安全问题。再来看一则有趣的新闻:据2015年德国时评报道,德国今年年初最大的游行不是德雷斯顿以反西方伊斯兰化和反移民为主旨的PEGIDA游行,而是1月17日在柏林举行的“我们受够了!”游行。5万多来自全德各地的人开来了近百台拖拉机,打扮成动物和植物,发表激昂的演说……他们的诉求是:反对日益工业化农业,支持家庭农业。

永利皇宫 6
传统耕作

永利皇宫 7

有没有很颠覆你的认知?我们今天在大力倡导农业工业化,倡导农业现代化的时候,老牌工业国家德国,却在反其道而行之,为何?

古人还刀耕火种,茹毛饮血呢,那些叫嚣保护传统农耕的,怎么不去试试?传统农耕不是没有污染,只是以当时的知识水平根本就认识不到,譬如刀耕火种的烟尘,只有不断发展才是解决农业污染的根本之道。譬如精准施肥,精准灌溉,这里面量入为出物尽其用的节俭思想是和古人一脉相传的,但是这种手段方式,这种匹配精度古人是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的。

>>>点击阅读更多国际农业资讯

在网上查了一下得知:他们反对的所谓工业化的农业,就是把工业生产规律套用到农业,把土壤、水资源、环境、动物和植物仅作为生产要素,以人的意志来设计和控制农业的大规模生产。比如,大型集约化动物养殖,大规模单一作物种植。大型“动物工厂”为了节约成本和提高效率,将动物终身监禁在狭小的牢笼中,为了不让它们在狭小空间内相互伤害,而对它们进行“改造”,拔掉牛的犄角,剪掉猪的尾巴和鸡的喙;为了防止动物生病,对它们使用大量的抗生素。“动物工厂”常常声称具有现代化的治污手段,事实上却常常造成所在地下水、土壤和空气的严重污染。种植方面,他们为了追求产量而使用化肥和农药,这样不仅粮食的品质下降。更严重的是,在化肥、农药的使用过程以及生产环节中,对环境和能源的破坏极为严重。追求产业化、规模化和市场化的农业,意味着品种的整齐化一,意味着对土地更多的压榨,把田园变成车间,从而使土地丧失了轮作休养、多样化耕作的机会。政策长期偏袒大规模工业化农场,而没能给予小规模家庭农场以应有的支持。小农虽然保持传统的农业伦理,维持了生态平衡、守护着乡村景观,给动物更多的权利,却得不到政策支持……

中国是世界上历史悠久的国家之一,中华文化源远流长。在流传了几千年的农业文化面前,想要马上改造完成是不太可能了。中国传统农业要向智慧农业转变,只能一步一个脚印,需要不断的努力,才能逐渐蜕变成功。以上内容由第一农经网小编为您整理,希望对您有所帮助。

  第四宗罪:垄断经营,造成小农生存艰难

那么,到底什么是中国的“现代农业”呢?我以往的理解,农业傍上“现代”,就是先进生产力,就是“高大上”;就是农业的规模化、产业化、科学化、机械化生产;或者说是投入最小化、生产工业化、产品标准化、效益最大化……但是,总觉得我这样理解不足以表达“现代”的全部内涵,似乎还缺了些什么。于是想起知名学者赵汀阳先生有一次在讲座中对“现代”的定义,他说现代就是不断的革命。仔细琢磨此话之于“现代农业”,真可谓一语中的!因为自农业被“现代”了后,原本能活十年的鸡,在“现代化”养殖场就只能活二、三十天;原本被我们的祖先种了几千年仍然地力常新的土地,一旦开始“现代农业”后,土地立马结板酸化,二三十年就长不出庄稼;原本生物多样性的区域,“现代化”后很多作物已经消失,只剩下“一村一品”;原本江河湖泊密布的鱼米之乡,“现代化”后成了荒滩,或不得不打井和使用滴灌;甚至原本在头顶的蓝天白云也被“现代”革掉了命,结果头顶“神灵”不见了,剩下的只有雾霾……虽然相信很多人对所谓“现代农业”或“农业现代化”并不完全理解,但问题的关键不在于“现代”与“农业”前后次序的颠倒,以及“现代”的尾巴上要不要加“化”的问题。而是自从“现代”和农业和捆绑在一起,农业从此之后总是病魔缠身,噩运不断。

  尽管在整体上德国的农业产值高,看似繁荣,但其实真正赚到钱的都是那些寡头机构,德国最大的4家食品零售企业就占据了国内85%的市场份额,民间的小农经营则惨淡得多,由于不像大型农业企业那样有最先进的设备,严苛的卫生监管,以及经销过程中对农产品外观极度挑剔的选择标准,都对家庭经营的小农场颇为不利。

自从“现代”成了中国农业的绝对纲领后,食品安全就阴魂不散地困扰着中国人,中国人吃什么都成了惊弓之鸟了。发明了化肥的德国人的游行也说明了一切。那么化学农业到底带来了什么?也许中国环保部前部长周生贤两年前在全国人大会议上的披露的数字可以说明,他说中国受污染耕地约1.5亿亩。比周生贤更具体的,是农业部总经济师钱克明去年5月的发言称,中国已有十分之一的农田被化学物质或重金属污染。土壤的残留的重金属、有机物农药的超标大概20%。钱克明还说中国每年大概要用相当于1亿吨的化肥,等于每五斤粮食要用一斤化肥,超出了国际公认安全线的一倍以上。每年使用130万吨农药,是国际平均水平的2.5倍!

  另外,德国的农业补贴额度主要和经营规模成正比,这更是让小农场几乎没有任何机会与大型企业竞争。最后只能坐等小农场或者倒闭,或者被大农场兼并,越做越大的农场最终走向极度工业化的道路。无限恶性循环的过度规模化,看起来就像个噩梦。

而今天刚看到一条凤凰网的新闻报道,有专家说,2015年中国食品安全致死达上万人,损失50亿元。


都知道,我们是一个传统的农耕大国,我们来看一下我们在过去的几千年里的农业是一种什么样的形态。

  高科技、集约化、重监管、高产值……这些往往都是我们心里那个“农业乌托邦”的模样,理想中未来农业的终极梦想。然而任何看似美好的理念,总是过犹不及,很多路,只有真正走过的人才知道前方有没有荆棘,德国人在规模化农业当中遇到的困惑和傍徨,正是我们在未来能借以完善农业发展方向的镜子。

据世界可考的资料记载,我国春秋战国的“量地利”的农业生产的代表——龚作法,是世界上最先进的农耕技术。西汉著名农学家氾胜之作所《氾胜之书》是我国现存最早的农书,里面有关于作物栽培方法的详细论述。粪肥是世界公认的中国先民对人类农业的巨大贡献,早在《农书·粪田之宜》,就有“用粪犹用药也”精辟观点。不光是技术,先民们主导农业生产的思想更是让人敬佩。《荀子·王制》指出“凡农之道,厚之为宝”。《齐民要术》提出“顺天时,量地利,则用力少而成功多;任情反道,劳而无获”。可谓高度概括了中国古代农业文明智慧。在中国的农耕文化里,土地是一个天然和谐的共生系统,包括植物、动物、昆虫、鸟类、微生物,都是农业大家庭不可或缺的成员。“万物群生,连属其乡;禽兽成群,草木遂长(庄子)。”蚯蚓是耕田松土的帮手,蝼蛄锄草而又间苗,蚂蚁在深秋时会把草籽收藏起来作为过冬的食物,第二年地里就不会闹草荒。地里种了玉米,为了防止棉虫侵害,玉米地旁边种上芝麻,棉虫就会躲避芝麻的气味而自动远离。现代植物学认为,豆类作物有固氮菌,会在地里保留天然的氮肥。而中国先民早就懂得这些,通常利用豆类进行倒茬和轮作,以不断提高土地肥力。中国的农耕文化里,没有绝对的“敌人”。“万物各得其和以生,各得其养以成,不见其事而见其功”(荀子)。一种所谓的“害虫”,恰恰是另一种“害虫”的天敌,它们相生相克,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甚至农田里的杂草也不例外,作物中适当的保留杂草,可以涵养水分。正所谓“仁者以天地万物为一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就在今天,收到腾讯新闻推送的文章,在山东潍坊青州市庙子镇的一个小山村,90多口人的村子目前只剩下了叔侄两人。在这样一个城镇化大潮的背景下,农村只剩下了老弱病残,农村失去了活力。昔日熙熙攘攘,吵吵闹闹的农村不见了,剩下的人,苦守着农村那点地,失去了希望。

我们看到的另一个事实是,我国粮食的大量进口。一方面是农村越来越严重的空心化,房屋闲置,农田荒芜;一方面是越来越多的粮食进口。原本稳定的农业自给自足的平衡被打破,钱多赚了吗?生活更幸福了吗?

另一个正在越来越引起重视的问题是:我们有了越来越多的农药,越来越多的化肥,有了各种各样的现金的技术以及大型的机械,我们有了越来越完善的商品加工以及流通体系,但我们吃的却越来越不健康。甚至越来越多的人,因为食品安全致死。

当我们开始担心今天吃的安全不安全的时候,在我看来这就是一个巨大的退步。在整个时间的维度上,只听说过有地方闹灾荒、还从没听过有地方因为吃,把人吃死了,而现在,我们可谓是见证了种种的奇葩事。

还好的是,我们在经历过一次次的食品安全危机之后,我们的安全意识正在觉醒。这也开始倒逼更多的农人、企业,开始反思食品安全问题。我们优品工坊也很幸运的,跟越来越多奋战在农业第一战线新农人建立了良好的合作,我们优品工坊将联合更多的新农人,为更多的热爱健康的朋友,提供优质健康的农产品。

在整个时间的维度上,生命应该放在第一位,而健康作为生命的表现形式,也应当放在首要位置。

自古以来,民以食为天。

你最真诚的朋友:极客志强(优品工坊创始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