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农急盼走出暴涨暴跌怪圈

大蒜前几天收购价1块钱一斤,今天就成了7毛钱一斤了,不能再卖了,得赶紧囤起来等时机。”平邑县的种蒜大户沈继宝这几天犯愁了,大蒜收购价降了,囤蒜成了沈继宝和其他农民能想到的唯一办法。囤蒜的不只是农民,收购大蒜的经销商也年年囤蒜,去年经销商老刘以4元每斤的收购价囤了几百吨大蒜,如今以2元每斤的价格贱卖,至今没卖完。老刘说:“现在全国的库里还有三分之一的囤货没有卖出去,供大于求是今年蒜价低的主要原因。”
5月23日,平邑县的种蒜大户沈继宝蹲在自家的蒜地里,“谋划”着家里15亩地的大蒜该如何销售。沈继宝家的一亩地大约能产3600斤大蒜,而按照今年的收购价,一亩地只能挣1500块钱,15亩地才挣两万多。“去年鲜蒜价高的时候1斤能卖到6块5。”沈继宝去年光卖大蒜,就净挣10万多。
4月份蒜薹上市,5月份大蒜上市,蒜薹利润少,一亩地能挣500块钱左右。从5月初鲜蒜上市,至今有20多天的时间,沈继宝出手了6亩地的鲜蒜,这和往年相比,出货量算是少的了。“今年收蒜的经销商来得少了,蒜也要得少了,所以鲜蒜的收购周期也比往年要长一些。”
“剩下的这些蒜,我不打算再卖了。晒干了,到时候再去卖干蒜。”沈继宝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是心里还是有些打鼓,毕竟市场好坏不是一个农民就能判断的,“到时候干蒜就是1毛钱一斤,也得卖了。”沈继宝告诉记者,去年干蒜的收购价最高点是7元钱每斤。
为了挣钱,不光像孙继宝这样的农民囤蒜。收蒜的经销商也同样囤蒜,平邑县荣强蒜业的负责人老刘去年囤了几百吨大蒜,全都赔了。今年老刘还要继续囤蒜,等待转机,不过业内的其他经销商都并不看好今年的蒜业。
“今年的大蒜收购价低,就是因为供大于求了。全国各个经销商库里,去年囤的蒜现在还没卖完。剩下大概三分之一的量。经销商今年收购的量少了很多,很多人以为去年农民看见大蒜价位高了今年就扩大生产,实际上这样的农民是极少数,今年蒜价低主要是囤货多了,供大于求。”
老刘去年囤的几百吨大蒜,收购价是每斤4块钱,而到了今年,蒜价跌到了每斤2块钱,老刘囤的这些大蒜,不光一毛钱没挣到,反而赔了个“底朝天”。
“今年的蒜价不高,还得囤,按我的能力,囤个二三百吨应该不会赔本了。”虽然有囤蒜赔本的先例,但老刘还是准备囤蒜。
老刘的公司,主要做出口大蒜的生意。“我们国家是产蒜大国,产量的百分之九十都销往国外。所以对我们大蒜经销商来说,出口是最重要的业务。”往年,老刘的公司能出口100个集装箱的大蒜,一个集装箱装28吨,一共2800吨。在国内的蒜业经销商里,老刘公司的规模算是中等。“以前这个时候,大蒜早就开始出口了。可是,今年出口业务还没有开张,出现这种情况的不光我一家。”
以老刘的经验,今年大蒜难出口,除了供大于求,还有汇率的影响。“进出口贸易能带动国内大蒜的收购价,现在出口量减少,大蒜的收购价肯定要降低。2011年、2012年、2013年出口量越来越少了,国内的囤货也越来越多了。”

炒家囤蒜巨亏:谁动了我的“蒜”盘

“今年大蒜收成不错,可惜卖不上价。”6月19日,永年县南沿村蒜农藉红民指着院里晾晒的大蒜说,家里种植的3亩半大蒜,平均亩产1600-1700斤,鲜蒜收购价0.5-0.6元/斤,没舍得卖,只能等着卖干蒜了。
蒜价低迷,蒜农丰产不丰收
眼下正是新蒜上市的季节。记者在我省大蒜主产地永年一些乡村却没有看到繁忙的购销景象。
“现在蒜价很不稳定,不排除进一步下跌的可能性。”永年县南沿村镇蔬菜区域中心站站长李增强告诉记者,风调雨顺的自然因素使今年大蒜喜获丰收,但没有延续去年新蒜上市的好行情,价格从上月收获开始直线下跌,干蒜收购价1元/斤,较去年2元/斤下降了一半。
“希望下月到干蒜购销旺季时,能卖上好价钱。”藉红民说,去年,一亩蒜薹和干蒜纯收入有3000多元,今年干蒜比去年每斤少卖1元,蒜薹也比去年每斤少卖0.5元,除去化肥、农药、人工等种植成本1000元,每亩纯收入2000元,一亩地比去年少收入千元左右。
蒜价低迷,蒜农再遇丰产不丰收的窘境。许多蒜农都像藉红民一样,对后市充满期待。
产量增大,市场供大于求
据了解,永年大蒜6、7、8月份的销售对象主要是收购后进行存储的蒜商。价格的形成取决于他们对价格的接受度和对储存量的预期。大蒜价格自今年春节过后便一路走低,库存大蒜的价格到5月底已从3元/斤跌至0.9元—1元/斤,储存商损失惨重。5月新蒜开始上市后,库存大蒜价格再次遭受重创,80%的蒜商都赔了钱,直接导致他们对今年大蒜价格的预期降低,收蒜的积极性受到影响。
李增强介绍,6月份永年县整个交易市场成交量都很小,而南沿村镇的上百家大蒜加工企业,大部分都是收购后深加工成蒜片,再由山东收购商收购出口。今年受出口订单减少的限制,蒜商都持观望态度。
“今年大蒜的批发价为四年来新低。”石家庄市桥西蔬菜批发市场相关工作人员认为,今年大蒜价格下跌的主要原因是去年库存蒜和新蒜上市量都很大。今年很多地方的蒜农都增加种植面积,导致大蒜普遍增产,最终导致市场供大于求,大蒜价格走低。
除市场供求关系外,人民币汇率对大蒜出口也有一定影响。国内大蒜主要出口韩国、日本等国家,随着日本检验机制难度系数加大,出口不畅也增加了国内大蒜的销售压力。
走出暴涨暴跌怪圈,需打“组合拳”
事实上,大蒜价格轮番暴涨暴跌现象已持续多年。那么,如何走出涨跌怪圈?
有关人士认为,由于大蒜库存等信息不透明,导致蒜价波动起伏较大。大蒜各主产区要尽快建立健全信息服务机制,建立统一权威的信息发布平台,明确市场行情信息,让蒜农及时掌握大蒜种植信息和大蒜最新价格。同时,县乡一级的相关部门应及时发布种植信息,帮助农民提高蔬菜生产的产业化、组织化、规模化程度,并积极促成发展订单农业。只有这样,才能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价贱伤农的情况发生,促进大蒜产业良性发展

永利皇宫 ,□本报记者 张利静

在2016年的“蒜你狠”之后,今年“蒜你完”接踵而至。因价格过山车被称为“白老虎”的大蒜,其背后的囤蒜产业链遭遇重创,一些经销商不惜血本地甩货背后,大蒜产业怪圈再度引发关注。

从大肆囤蒜到不惜血本甩货

清仓了100多吨的库囤蒜之后,囤蒜商刘先生长出了一口气,“终于甩出去了。”他如释重负地说。这笔生意,他总共亏损了十几万元。刘先生的“事迹”,已经成为当下蒜市被投机砸了脚的囤货商的一个特写。

中国证券报记者统计发现,最近一年多中,在“中国大蒜之乡”——山东省济宁市金乡县,库内大蒜价格从2016年9月至今年3月20日附近一直维持在7元/斤,随后价格一路上涨,到4月底5月初一度涨到了10.5元/斤,随后价格出现断崖式下跌,至今跌至2.2元附近,较最高价格跌幅达79%。

在这段时间里,大蒜价格跌幅已经大大超过“腰斩”程度,几乎可以用“脚踝斩”来形容。在北京新发地批发市场,截至10月31日,金乡大蒜报价2.30元/斤-2.40元/斤;河南大蒜报价2.60元/斤左右,邳州蒜报价3.15元/斤左右、2.85元/斤-2.90元/斤。记者走访市内多家超市发现,目前超市售卖的大蒜价格在每斤5元附近。

一位超市工作人员介绍说,“去年同期,大蒜价格一度突破了十块,今年最低的时候只有三四块,想不到会跌到这么低。”

随着大蒜掉价,大肆囤蒜、高价囤货、囤蒜商之间相互倒手这样热闹的“洛阳纸贵”景象一去不复返,取而代之的是囤蒜商争相出货,一些人甚至不惜血本地清仓。据介绍,前期冷库囤蒜的经销商,很多人现在每吨至少要亏损一千多元。

刘先生就是这波打错“蒜盘”的囤蒜商之一。今年,他在2.7元附近收的大蒜,加上入库成本等各项费用,每斤囤蒜的成本在三块多,而他刚刚出手清仓的蒜价还不到2元/斤。也就是说,每斤要亏掉一块多。“统共下来亏了16万多,但幸亏都出手了,再往后还不知道会跌成什么样子。”他说。要知道,在2012年的“蒜你惨”中,蒜价一度跌到了每斤1元以下。

据业内人士介绍,像刘先生这样的交易模式,在当地被称作“炒蒜”。在2010和2016年,蒜价涨到每斤4元多的时候,还有人大量囤蒜。“炒蒜商”之间还会相互倒手,当这批蒜走到消费者手中的时候,已经加过了好几轮价。像这样发“大蒜财”的人每年都有一波。

卓创资讯农产品分析师崔晓娜表示,“炒蒜人”一般是长期钻营在大蒜经销链条上的“业内人”,他们从供应链角度看到商机,通过囤货、鼓动农民惜售等方式人为抬高蒜价,然后伺机抛售,牟取利润。这其中不乏资金抱团的现象。

蒜价周期是决定“炒蒜商”“战绩”的重要指标,在2009—2010年的“蒜你狠”周期中,大蒜价格一度疯涨超过100倍,甚至超过肉和鸡蛋价格;在2016年最近一轮的“蒜你狠”中,大蒜全年批发均价为每公斤11元,同比涨88%,比2010年历史高位涨22.9%。

本期望像去年一样再捞一笔的囤蒜商今年彻底“失蒜”了。据山东一位大蒜经纪人张先生介绍,今年全国大蒜价格普遍下跌,当地冷库蒜开卖之后,价格起起伏伏,最低跌到了1.9元/近,这让很多囤蒜的人吃了大亏,一些资金实力雄厚的还能“咬牙”撑一撑,对一些小户甚至借钱囤蒜的人来说,真是有苦说不出。

大蒜的周期

有专家指出,大蒜价格暴涨暴跌的“蒜周期”已成为农产品价格波动的一个样本。农产品的价格周期,主要是由于农产品供求易陷入一个被称为“发散型蛛网”的循环:一旦某种农产品价格大涨,往往会吸引大批农户跟风种植,随后因供大于求而价格暴跌,导致农户纷纷放弃种植,然后又因产量大幅减少而价格暴涨。

此外,据业内人士介绍,气候因素及地方扶持也是促成供求失衡和蒜价波动的重要原因。据了解,在大蒜价格大涨期间,一些大蒜产区的地方政府见有利可图,盲目引导农民种植大蒜,甚至以发放补贴的形式鼓励农民种植大蒜。

“金乡县大蒜种植面积截至10月24日为62万亩,现在大蒜种植还没有完全结束,2016年金乡县种植大蒜61.60万亩,同比上涨0.65%,大蒜种植面积与去年基本持平,由于今年大蒜种植期雨水多,个别乡镇淤地种植还没有结束,预计今年大蒜完全种植结束后,全县大蒜种植面积将小幅上涨。”山东金乡市场寻广岭调研表示,预计全国大蒜种植面积与去年持平或者略降。

中国农科院在今年1月的一份报告中提到,去年10月大蒜播种面积保守预计约增长10%。

库存方面,寻广岭表示,今年大蒜库存量大,全国大蒜库存量在320万吨,比2016年大蒜库存量增加了105万吨。金乡及周边大约有冷库3700个库洞左右,能储存大蒜的库洞大约在2650个,按每个库洞800吨计算,金乡及周边大约储存大蒜大约212万吨,金乡县大蒜库存量达到了155万吨左右,比2016年大蒜库存量122万吨增加了33万吨,大蒜库存量同比上涨27.05%,大蒜库存量大幅上涨,创大蒜库存的历史新高。

崔晓娜认为,供给量增加是今年大蒜价格下降的主要原因。她表示,去年的大蒜价格偏高令蒜农增加了收益,去年秋天主产区的农户都增加了大蒜种植面积,而且播种后气温适宜大蒜生长,大蒜种植面积和产量都出现增加。整体供给量提升。

其实,今年初夏指出的蒜薹泛滥已经为下半年“蒜你惨”的到来发出预警。

今年5月初,蒜薹价格暴跌,蒜农雇不起人抽蒜薹,直接将大量蒜薹免费送人或者扔掉的消息弥漫了网路。山东部分大蒜产区的蒜薹收购价低至每斤一两毛钱。一则河南大蒜种植户用电动车将大量新鲜蒜薹抛入河中的新闻及图片令人唏嘘。

本轮蒜价剧烈波动背后,所谓的炒蒜商这类投机者也被认为是推手之一。据魏先生分析,投机资金的涌入让大蒜的涨价出现“虚火”,大蒜需求并没有明显增长。大蒜加工出口今年也增长有限。相关数据显示,今年前1—9月,全国大蒜累计出口量为126.58万吨,相比2016年同期的116.82万吨仅增加了8%。

“去年大蒜收购价格太高,对大蒜出口造成了不利影响;此外,印尼贸易部2012第60号部长条例实施后,印尼政府对大蒜进口施行配额管理。印尼是中国大蒜最大的传统出口市场,中国对印尼大蒜出口受到较大影响。此外,全球经济低迷等因素也对大蒜出口造成不利影响。”业内人士对中国证券报记者介绍说。

农户缘何仍扩种

不过,虽然“炒蒜”者大面积蚀本,但对于蒜农来说却并没有大亏其本,甚至在今年继续“扩种”:不仅山东、河南、江苏等主产区面积增加,一些小产区大蒜面积扩大更为明显。据介绍,东北大蒜为4月播种,9月上市;山东等地为一年两季,一季是10月播种,次年4、5月上市。

一位金乡蒜农介绍说,自己在早些时候将手中的大蒜以2.3元/斤的价格进行出售,除去化肥等各种成本,每亩地大概能挣1000多元。

“虽然今年蒜价大跌,但仍有不少地区出现扩种,如中牟和邳州周边地区就出现了小量扩种。”据业内人士介绍,农民继续种植大蒜的理由主要有如下几点:一是“赌博心理”,由于今年大蒜价格偏低,一些蒜农以为今年大蒜种植面积肯定会有所减少,从而导致来年大蒜价格可能出现大涨,如果“赌对了”,那么2018年便能发“蒜”财;二是由于今年蒜价下跌,蒜种价格同样下降,一亩地比去年要低约千元,如此,只要来年大蒜高于今年便不会赔本;三是根据农户经验,一般情况下,种蒜效益要高于种小麦。

更重要的是,“近两年大蒜保险的出现和扩大覆盖范围令一些农民摆脱了恐慌心理,安心种蒜。”刘先生说道。

据了解,在山东金乡县,2015年共投保大蒜16.7万亩,占全县大蒜种植面积的25%,而今年投保大蒜已经达到60万亩,基本实现大蒜目标价格保险全覆盖。此外,2017年大蒜保险目标价格为2.00元/公斤,比去年的大蒜目标价格1.73元/公斤上涨了0.27元/公斤;保费降为200元/亩,农户自愿参保,参保农户只需缴纳每亩40元的保费。

不过,分析人士表示,蒜农能否获益取决于来年的蒜价。从目前来看,近期气候对大蒜苗情没有妨碍,如果不出现大的自然灾害,来年大蒜丰收已成定局。此外,种植规模化趋势之下,成本下降也是大势所趋,仅人工成本一项,机械种蒜就能将成本降低40%以上。保险产品虽然大幅缓解了农户种植压力,但大蒜价格“过山车”的产业怪圈仍待破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