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新京报·腾讯年度特别致敬

历经一个月的打磨,《新京报》与腾讯年度获奖书单终于在今日露面。我们评选出了2017年度十大好书与年度华文好书。

最后,我们还特别致敬青年作家袁凌和青年学者王建勋。同时,也向出版人钟叔河及出版机构世纪文景特别致敬,如果没有他们的工作,大量优秀的作品就不会成为我们手中实体的书籍。

我们希望用一份最完整的致敬,对过去一年来在文化与精神方面做出贡献的书或人表示感谢,同时,带着这份责任,开启新一年的阅读旅程。

【年度特别致敬】年度青年作家

袁凌

袁凌,作家、资深媒体人,现任“真实故事计划”总主笔。

—— 致敬辞 ——

袁凌写小说,写诗歌,写调查报道,写新闻特稿,无论哪种文体,他的文字总有坚实的质地和撼人心魄的力量。他笔下真实而绵密的细节,如针织般结成生活的细网,将各个被淹没、被侮辱、被伤害的边缘群体卑微求存的状态呈现于读者眼前。这样的文字注定是让人沉重而压抑的。他曾以死亡为题而书写,但他更关注如何生——生活,生存,生息,如同青苔一样,只要给予时间便潜滋暗长,铺满细碎的裂痕。

我们致敬青年作家袁凌,致敬这位苦行僧一般的写作者,他对贫穷、疾病、冤屈、苦难、死亡持久地凝视与追问。他并不轻易显露情感,更不想贩卖苦难和感动,他总是收敛而克制的,因为真实已经足够震撼人心。他自命为“被选中的罪人”,谦卑地匍匐于大地之上,关心无穷的远方和无数的人们,他记录下这个时代的边缘生活经验,记录即警示,记录即永恒。

年度青年学者

王建勋

王建勋,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译著有《美国联邦主义》,编著《西方正典:自治二十讲》。

—— 致敬辞 ——

近代以来自由被认为是一种天性。但实际上,自由的获得和存续在任何社会或任何时候都不是一劳永逸,而需要争取与巩固。纵观人类历史经验,怎样维护自由都是一项挥之不去的重要议题。既是经典的、也是当下的。

青年学者王建勋由此出发回到十七、十八世纪的思想现场,重识思想家们在此间毕生倡导的一种“有限政府”制度框架。他在《驯化利维坦》一书中同时以早期美国的实践为例,探讨他们是怎样思考政府、社会、市场与个人等要素之间的关系,并明辨其两百余年来的正反面发展经验。

我们致敬青年学者王建勋,致敬他在沸腾的学术竞争环境中所进行的公共写作,他旁征博引,审慎地直面汉语学术界含混不清的问题。我们同时要致敬他的回顾和论辩,因为这些努力为读者提供了一条更清晰的道路来理解有限政府。

年度出版人

钟叔河

钟叔河,编辑、学者、散文作家,主要著作有《走向世界——近代中国知识分子考察西方的历史》《从东方到西方》《念楼集》《钟叔河散文》等。

—— 致敬辞 ——

出版家钟叔河毕生致力于主编“走向世界”丛书,将晚清第一批睁眼看世界的人的海外游记和观察做了广泛搜集整理,为人们还原了大变革时期,先进的中国人面对西洋文明冲击时的记录和思考。他们带着疑惑、惶恐和新奇的眼光观察和认识外部世界,为老大帝国注入新的活力。因历史机缘,这套百辑丛书跨越三十七年才最终出齐,钟叔河也从壮年走向耄耋,他在历史故纸堆中翻检、辑录、核查、校注,笔耕不辍,未忘初心。

我们致敬出版人钟叔河,他以学者的素养、编辑的眼光,为我们再现一段波澜壮阔的历史,提醒我们不能脱离世界文明的正轨,只有保持开放,才能拥有未来。

年度出版机构

北京世纪文景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

世纪文景自2002年创立以来,始终坚持“社科新知、文艺新潮”的出版理念。

—— 致敬辞 ——

一个耕耘了十五年的文化品牌,以一份长长的好书名单印刻成一路走来的足迹。从奥尔罕·帕慕克到罗贝托·波拉尼奥,从梁漱溟到阎云翔,从述说平凡人的《斯通纳》到关注城市化进程的《大国大城》,世纪文景用开阔的视野和诚恳的关怀,在泥沙俱下的文化环境中做出一本又一本文化精品。十几年来,他们有印行几十万册、几百万册的畅销书,但从不媚俗;坚持出版严肃、专业的学术著作,但并不高冷。不论文学、社科、艺文,“文景”已经近于品质和趣味的保证。

我们致敬世纪文景,他们不急不躁,坚守着深度阅读的品格;他们以匠人般的精神,为每一本好书找到最妥帖美好的形式;他们尝试着出版与文化的更多可能,在纷繁嘈杂的当代生活中,为阅读开辟了一方安静而有活力的乐土。

扫描以下二维码

或点击阅读原文即可观看

2017新京报·腾讯年度好书致敬礼

现场直播

2018年1月14日书评周刊封面

点击图片了解本期报纸更多精彩内容

本文整理自2018年1月14日《新京报书评周刊》特15-特16版。撰文:书评周刊编辑部;编辑:徐伟、张畅、李佳钰、宫照华、罗东、张婷、李妍、得得。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